【天品愛報報】冬至的湯圓

雖說今天是67年來罕見的29度高溫冬至,但貼心的同工們中午時還是為家人們預備了湯圓,而且有甜有鹹,非常美味。小編當然也非常積極火速趕去吃,因為按過去的經驗,只要晚幾步很快就只剩鍋底了>_<“~~~

祝福家人們冬至愉快,從歲首到年終,神的眼目都看顧我們每一個人。

【天品快訊】連續榮獲優良殯葬設施、優良殯葬服務業評鑑獎

感謝主,天品山莊參加104年度新北市政府「優良殯葬設施」及「優良殯葬服務業」評鑑獲獎,是眾多外邦墓園中,唯一能夠以基督徒專屬墓園脫穎獲獎的業者。今早年輕帥氣的天品董事長振寬弟兄,從新北市侯友宜代理市長手中接過兩個獎座時,特將榮耀歸給愛我們的耶穌!

天品山莊正式取得合法證照至今僅僅兩年,卻能連續兩年獲獎,肯定了每位同工在這裡的努力,共同在這裡建造神所屬意的地上天堂,我們也將這份喜悅在恩典的12月,與愛護天品山莊的每位家人分享。

【天品故事館】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

彩虹館一樓團契敬拜廳,這天聚集了一群身著鮮明藍衣紅褲的「讚美操」弟兄姐妹,一起在週年紀念上追念春燕老師的媽媽。春燕老師是華人知名的國際「讚美操」創辦人吳美雲老師得意門生,她服事了許多人透過讚美操經歷神,而她自己也有因讚美操病得醫治的經歷。

春燕老師的母親林媽媽晚年信主,但信主後非常喜樂。然而糖尿病方面的慢性病,總讓春燕老師等兒女輩格外關心,為了媽媽身體好,也會對媽媽的日常飲食諸多限制。「若知道上帝會這麼早接走她,我一定不會樣樣飲食限制她。」春燕老師在林媽媽週年追思會上這樣說。那天晚上家人打電話給春燕老師,告知她媽媽人不舒服的事,她聽後以為媽媽只是因飲食乏味,而有些情緒上的不舒服,所以她笑笑回覆家人,只要帶媽媽去吃一餐好的就沒事了,豈知家人帶林媽媽吃完大餐當天深夜,就被主接回天家去了。春燕老師懊悔不已,對神充滿埋怨,她覺得自己長年熱切為主服事,媽媽也很享受在主愛裡,上帝怎沒有聽她禱告,賜她身體健康,反而這麼輕易就帶走她?連一點挽救的機會都沒有。但埋怨歸埋怨,身為讚美操北區團長的她,還是得帶頭服事,雖然團裡的弟兄姐妹都體諒她正經歷失恃之痛,勸她不一定要參加原定的醫院探訪行程。但春燕老師向來視神國之事為重,心裡雖對神有埋怨,卻仍不願以私事輕慢神國大事,她繼續藉肢體律動的讚美操,到處探訪病人、為他們禱告、為許多病人帶去了安慰。

「後來我明白母親仍是有福的!」春燕老師感謝地說。在多次探訪中,春燕老師看到許多重病患者晚期生活其實不是這麼舒適,許多人在治療過程面對了難以想像的痛苦,最終仍離開了世界。她回想到媽媽卻幾乎沒有面對這種痛苦,就能回到上帝身邊,讓上帝用愛包圍著她,她明白自己的媽媽是多麼地有福氣。

春燕老師已經不知多少次帶著團員來到天品山莊服事了,她認為這裡極其美麗漂亮,像是天上的家,現在媽媽肉身也安居在這裡,她除了感謝神還是感謝神,也承認當初對上帝的誤解。而看到整個讚美操弟兄姐妹對媽媽對的追念之情,天品山莊董事長振寬弟兄更親自為這場週年追思會預備點心,她充滿感謝,也相信天上的媽媽此刻必是全然喜樂。

●本文經當事人同意以真實照片刊出。

【天品愛報報】聖誕佈置

路加福音2:14「在至高之處榮耀歸於神!在地上平安歸於他所喜悅的人!」

姑且不論聖經裡是否提過聖誕老人或聖誕樹,小編堅信救主降生那夜,全地肯定是充滿榮耀與喜樂的。在這樣幸福與平安的時刻裡,天品的同工們也忙進忙出裝飾園區,希望在這樣恩典的月份中,將更多祝福帶給每位神所喜悅來到這裡的家人。

【天品故事館】祝福從認識神的喜樂開始

陶姐妹,每次從上海回台灣,一下飛機必定奔向天品山莊,追念摯愛的丈夫。

在丈夫最後一段彌留的時間裡,她請牧師在病榻前為丈夫施洗。其實她並不確定丈夫知不知道或願不願意受洗,但她相信神是施慈愛且不願使人沉淪的神,若神不允許這一切的發生,丈夫無法在那樣的情況下留著一口氣息受洗,這是她對耶穌救贖極大信心的表現。雖然後來神並沒有讓她從夢境中看到離去的丈夫,卻有許多親戚告訴她,他們曾夢到過她丈夫,並且看到他現在非常非常喜樂,因此她相信丈夫靈裡是願意受洗的。

陶姐妹原是上海一位知名時裝模特兒,在一次伸展台演出認識了從台灣到上海經營時裝品牌的王先生,兩人無論合作或興趣都十分契合,很快就墜入愛河結婚共組家庭。原先整天燒香拜拜、甚至初一十五還吃齋的陶姐妹,某次從上海到廈門旅遊,參加了一個家庭教會的聚會並且受洗,剛開始非常享受著從天而來的喜樂。可是後來因工作需經常到處跑,少有時間能在真理上造就學習,覺得聖經裡的東西她都聽不懂,加上一些工作或生活中的難處,慢慢就不再聚會了。「我傻傻地在曠野中打轉一年多,吃了不少苦頭,後來想起來教會才是我的家。」陶姐妹回憶說。她終於了解原來受洗後對真理認識不夠扎實,很容易軟弱,甚至還會對神會有所埋怨。神仍眷顧她,賜她力量與喜樂,讓她從詩歌和讀經中明白了神是如此愛她,後來丈夫病逝,她還是感謝神、感謝哈利路亞家教會裡的弟兄姐妹一路陪伴她。而她在大陸的父親,看到她在這個過程中的喜樂與全然交託的心,原本完全反對基督信仰,竟開始走進教會、認識耶穌的救贖,而妹妹和她的孩子也因陶姐妹所傳的福音,現在非常委身在教會裡事奉。

「我想我丈夫也會很喜歡我為他的選擇天品山莊吧!雖然沒來得及帶他一起更多地認識耶穌,但我相信耶穌同樣愛他,讓他的肉身在這裡安息。這裡有好聽的詩歌、平安的氣氛與環境,像豪宅一樣美。」陶姐妹笑著說。這次訪談過後,她隨即要返回上海,目前她正在預備2016年1月14日在台北玉喜飯店的一場福音餐會,當天她將上台分享。我們也祝福這場餐會能感動更多人,陶姐妹所說的見證將成為神國的祝福。

●本文經當事人同意以真實照片刊出。

【天品愛報報】市場推廣

位於著名老街旁的菜市場內,沿街叫賣聲此起彼落,這條約200公尺長的街道上,販售著每個家庭各種所需的生活物品,而其中最獨特的一攤,販售是每個人都該有、也會有的「家」。

四支旗幟昂然豎立,現場還有國台語錄音廣播介紹,你沒看錯,是墓園在菜市場裡擺攤的攤位。許多婆婆媽媽們都來問「恁這是咧賣啥(台語,你們在賣什麼)?」一聽竟然是墓園覺得非常新奇,紛紛向在場人員索取DM,並且對這座墓園「天品山莊」感到好奇不已。

坐落於三峽添福里的天品山莊,是一座美麗的歐式墓園,整個環境就像偶像劇般浪漫與美麗。但在菜市場裡擺攤介紹墓園卻還是史無前例,也顛覆了許多婆婆媽媽對傳統墓園的印象。天品山莊銷售經理許志杰表示:「人們常常會為自己或家人做理財規劃,買股票、買基金、買保險,這些是每個人需要的,更有人會用人生大多數時間努力為今生建立一個完美的家,但卻常常忽略預備一個可以永久凝聚家族向心力的家,天品山莊就是提供這樣的價值」。的確,許多家族的族長離世後,後輩彼此只有清明節或許有機會見個面寒暄兩句,在那種氣氛下互動並不多。但天品山莊提供了不同於一般的環境,那裡沒有一般宗教式墓園的莊嚴肅穆,只有平安與喜樂,牆壁上充滿祝福金句、園區裡到處都聽得到悅耳的詩歌,開放時間內也免費供應水果、咖啡與點心,使來到天品山莊追思親人的家族,在一年中任何時候來到這裡,總是滿滿的歡笑聲。

「此生必去,偶像劇般的花園城堡、三峽最美的人間仙境」是天品山莊在菜市場推廣的概念,希望更多婆婆媽媽、伯伯叔叔們,就近來到天品山莊參觀,認識這個地上的快樂天堂,也認識後面那個最真實的信仰。

【天品故事館】為義受逼迫的有福了

2015年3月22日,天品山莊邀請了所有安息者家屬,一同來到園區參與「清明聯合追思感恩音樂會」。當天許多家人第一次看到了和過去不一樣的天品山莊:漂亮翠綠的草地、摩西權杖前十二隻可愛的羊兒、全新的彩虹館,還有約櫃二基路伯前,依然被高舉的十字架,在天品山莊看不到悲傷,只有主裡的平安。黃媽媽在兩個女兒攙扶下,緩緩走到台前,從同工們手中接過幾朵紫蝴蘭,要獻在她丈夫的碑前。

黃家姐妹,是天品山莊花牆區安息者的家屬,她們的父親和母親在信仰上都很敬虔。十餘年前黃爸爸過世後,黃媽媽收起眼淚,獨力以聖經真理教養兩個女兒長大、帶她們上教會主日學,自己更在育幼院裡擔任老師,幫助很多孩子們學習及禱告,不少人後來成家立業,還會專程回來探望黃媽媽,對這些已成年的「小朋友」們而言,育幼院裡的故事是永難忘懷的。

然而,因黃爸爸是家中長子,信奉耶穌、不再儀式性地拿香燒紙錢祭拜祖先這事,使他傳統信仰的原生家庭,給他貼上了「不孝」的標籤,黃媽媽更成為了夫家長輩們所指責的對象,兩個女兒就這樣看著爸媽,在家族信仰逼迫下成長。後來,黃爸爸病故回到天家,黃媽媽為他選葬在天品山莊,更造成夫家排山倒海而來的壓力。其中一方面也是因為當時天品山莊並不合法,還被勒令限期移出全部骨灰罐,只得勉強用一間低矮平房,作為六百餘位安息者的暫厝地;而那時的經營團隊又無經費繼續興建主館,即將面臨二次撤照與土地被政府徵收的命運。夫家長輩們得知此事更加不諒解,黃媽媽也只能默默承受指責,帶著兩個女兒流淚禱告,她們不作爭辯,只求主成為她們家的依靠,翻轉這個家族。

後來,振寬弟兄帶了全新團隊同工來重新建造天品山莊,並蒙神祝福奇蹟似地取得全部合法證照。黃爸爸遺骸,終於可從小平房移置全新美麗的花牆。在黃家姐妹前來更換權狀及移厝這天,振寬弟兄親自為兩姐妹拍照,他們在爸爸的墓碑前拍了幾張珍貴的照片,這是值得紀念的,因為爸爸家人的怒氣,已稍稍緩和下來,看到了天品山莊的改變,終於不再揚言將黃爸爸移去其他混合宗教墓園。如今,黃媽媽長年以來緊繃的婆媳關係,慢慢在主愛的手裡重新燃起和合一的希望。

黃媽媽和黃家姐妹這一家人的故事還在寫下去,或許有這麼一天,透過天品山莊這個器皿凝聚家族人的向心力,福音在黃家還會發揮更大的影響力,使人人在主裡合一,祝福黃媽媽和黃家姐妹。

●本文經當事人同意以真實照片刊出。

【天品故事館】生父的愛帶出天父的愛,廖家最美的禮物

晴朗微熱的中午,一台休旅車緩緩駛向天品山莊彩虹館前停下,首先下車的是手捧父親骨灰罐的廖家大女兒,廖媽媽和兩個妹妹跟著下車。天品山莊為廖家人臨時在地下室安排了一個暫厝區,在同工引導下,她們將父親的骨灰罐先暫放於這裡,因為她們還在為父親挑選最終的安身之處,也就是二樓天堂園的塔位,可能還要過幾天才會定案。

廖爸爸出身雲林,已離世八年。原本還不認識耶穌的廖家人,過得幸福快樂,甚至覺得眼前的快樂就是生活的全部,直到父親病了,她們才意識到人生沒有什麼幸福是絕對不變的。陪伴父親走到了人生的盡頭,三個女兒對許多未知之事充滿不解,更對父親不捨而悲痛萬分。那年,她們為父親舉行了傳統佛道教儀式喪禮,但無論眼淚再怎樣流、經再怎樣唸、手中的香再怎樣拜,蓮花再怎樣折,都喚不回父親慈愛的手。父親下葬雲林後,廖家大姐積極從各樣宗教裡尋找生命的答案,但就算拜很大,還是沒有一個宗教能告訴她爸爸到底「輪迴」去哪,就像斷了線的風箏,再也沒有指望。

幾年後的一天,廖媽媽不慎從樓梯上跌下,因撞擊頭部造成血塊,不但危險而且意識非常混亂,甚至不知否復原。面臨母親這樣的狀況、孩子、家庭、事業和許多的難題同時襲來,廖家大姐陷入極大的壓力之中,她覺得自己彷彿又回到當年剛發現父親癌末的那段日子,但現在她還是沒有做好面臨困難的準備,每天除了哭,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傳統宗教她試過了,爸爸還是走了而且走去哪也不知道。這時有位還未受洗但已穩定慕道聚會的朋友,送了她一本《滿福寶》禱告手冊,從嘗試的心態下進行了人生第一次禱告,神奇妙地醫治了她的母親,六天前還用擔架抬進醫院,六天後什麼手術也沒做,血塊卻自己消失,廖媽媽奇蹟地自己步行出院,這件事使廖家人有了蒙恩的確據。那一天,全家人首次坐在一起禱告感恩,不久後三個女兒及媽媽相繼在新店行道會受洗歸入主名。

由於父親當初是下葬於公墓,七年後一定要遷走,她們也很早就在為爸爸遷葬做預備,但到處去看都沒有一處滿意,事實上究竟哪裡不滿意,她們一時也說不上來。直到受洗後,她們才想到或許找一個沒有宗教混雜的墓園是目標。但由於媽媽同時還希望是室內不受風吹日曬的環境,但在台灣,基督教墓園都只有戶外西式墓園。感謝主,還好有天品山莊的彩虹館,因為這裡完全吻合她們的需求,單一信仰、塔位在室內,廖媽媽和女兒們為廖爸爸肉身找到了最終的居所。「那天真的很謝謝振寬董事長,因為從雲林這麼遠遷葬上來,中間也會有家人們對遷葬想法的不確定性,但振寬弟兄平日這麼忙,竟然熱心為我們跟著下雲林一趟服事,媽媽說看到振寬董事長來就安心了。」廖家大姐非常感謝地說。

為廖爸爸選定了塔位後,她們很慎重地邀請了教會牧師到家中,進行祖宗牌位除偶與潔淨禱告,因基督裡那些物品已不再有意義。她們在彩虹館的二樓敬拜廳,準備了蛋糕與點心,為爸爸舉行了安厝與追思Party,滿心歡喜地將爸爸安放在天品山莊。雖然三個女兒們,暫時不再能享受肉身父親的愛,但父親肉身的離去卻帶來了天父更大的愛,是一個為世人死在十字架上、永遠脫離罪惡的愛。追思會上,姐妹們不再有當年那種哭斷腸的悲傷,取而代之的是喜樂與盼望。

「主耶穌,謝謝祢藉著爸爸而送給我們這份在永恆裡最美好的禮物!」廖家姐妹們同心禱告感謝地說。

【天品愛報報】艾波索 吳弟兄參訪天品

今天上午天品山莊來了一位「艾波索」的吳金龍弟兄,受邀上遍過各大電視節目、在美食圈極負盛名的黑金磚蛋糕,就是金龍弟兄一手研發,而透過黑金磚傳遞福音,也是金龍弟兄最大的期望,因為艾波索Aposo就是源自聖經的「使徒」之意。

振寬弟兄特別從外趕回天品山莊接待金龍弟兄,為他導覽。兩人都在同一個教會委身,年紀也相仿,同樣年輕有為。金龍弟兄過去曾與小編提到他希望推出福音蛋糕,讓人從中看到神的恩典;而振寬弟兄也期望天品山莊成為福音延續的器皿,讓福音不因肉體的消逝而停止傳遞,未信主家人能因天品山莊的服事而接觸神的救恩。兩人擅長領域各不相同,但領受同樣的大使命,如今都成為主耶穌的職場見證。

求主繼續使用黑金磚蛋糕、使用天品山莊,讓福音的種子透過這兩位傑出弟兄的服事帶給更多人,阿們(誠心所願之意)。

【天品故事館】甘心樂意揮汗服事主──華姐

早年將親人安置在天品山莊的家人們,對「華姐」一定不陌生,華姐在天品已經度過第十個年頭了,對這裡的一切瞭若指掌,她和許多來到天品山莊家屬的關係,早已不是接待人員與客戶,而是一家人的關係。

華姐平時負責園區內的花草維護和整理,兩個孩子雖然都已成年,但個性堅毅的華姐,還是希望透過自己的雙手領受從神而來的恩典。無論颳風下雨、酷暑寒流,華姐那巾幗不讓鬚眉的衝勁和責任感,讓董事長振寬弟兄對她倚重有加,所以即使前經營團隊到最後,已積欠了華姐不少薪水,振寬弟兄接手後寧可代為支付,也要留下華姐繼續一起為主做工。

天品同工們最喜歡喝華姐煮的「黯然銷魂湯(其實只是竹筍雞湯啦)」,有時下班後大家在園區烤肉時,華姐總會為同工們燉上這麼一鍋,她不用高貴的食材,卻堅持健康和美味。據一位曾受邀擔任美食部落格寫手的同工表示,華姐的雞湯看似樸實無華,實則充滿了愛在當中,讓人喝了還想再喝,雖然裡面沒有洋蔥,但就是滿滿愛的一鍋雞湯。相信許多常和華姐一起在園區裡聚餐的家人們,都喝過她所烹調的雞湯,也對華姐的服事充滿了感動。

「最辛苦的事喔!其實哪有不辛苦的工作?但要說到最辛苦的,應該是把全部骨灰罐從地底下搬出來那次吧!」被問起最辛苦的一件工作時,華姐回憶道。

就像一些不合法的私人墓園,有些安葬方式並不符合法令標準,振寬弟兄接手經營之前的天品山莊就是如此。當時政府勒令前經營團隊,必需將六百餘個骨灰罐從「地面下」移置「地面上」,這不但造成家屬困擾,也打擾了安息者的長眠。而且當華姐敲開地面下每格放置骨灰罐的水泥槽時,發現因排水設計不當,許多骨灰罐竟泡在水裡!華姐只好逐一取出檢查,烘乾數百個骨灰罐內外後,將它們全都移至暫厝區。一年後,神奇妙地帶領了李振寬弟兄來接手天品山莊,他聘請專家重新設計排水和典雅的花牆區,使安息者們的遺骸才有了最好的收納空間,再也不會受到風吹日曬雨淋或浸水。說到這裡,華姐對新團隊充滿了感謝,因為她與家屬們感同身受。

戴上遮陽帽,華姐笑著繼續走回草皮揮汗工作了。感謝主,天品山莊有這樣一位如同親人般的同工,相信華姐的服事,必被神大大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