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品故事館】為義受逼迫的有福了

2015年3月22日,天品山莊邀請了所有安息者家屬,一同來到園區參與「清明聯合追思感恩音樂會」。當天許多家人第一次看到了和過去不一樣的天品山莊:漂亮翠綠的草地、摩西權杖前十二隻可愛的羊兒、全新的彩虹館,還有約櫃二基路伯前,依然被高舉的十字架,在天品山莊看不到悲傷,只有主裡的平安。黃媽媽在兩個女兒攙扶下,緩緩走到台前,從同工們手中接過幾朵紫蝴蘭,要獻在她丈夫的碑前。

黃家姐妹,是天品山莊花牆區安息者的家屬,她們的父親和母親在信仰上都很敬虔。十餘年前黃爸爸過世後,黃媽媽收起眼淚,獨力以聖經真理教養兩個女兒長大、帶她們上教會主日學,自己更在育幼院裡擔任老師,幫助很多孩子們學習及禱告,不少人後來成家立業,還會專程回來探望黃媽媽,對這些已成年的「小朋友」們而言,育幼院裡的故事是永難忘懷的。

然而,因黃爸爸是家中長子,信奉耶穌、不再儀式性地拿香燒紙錢祭拜祖先這事,使他傳統信仰的原生家庭,給他貼上了「不孝」的標籤,黃媽媽更成為了夫家長輩們所指責的對象,兩個女兒就這樣看著爸媽,在家族信仰逼迫下成長。後來,黃爸爸病故回到天家,黃媽媽為他選葬在天品山莊,更造成夫家排山倒海而來的壓力。其中一方面也是因為當時天品山莊並不合法,還被勒令限期移出全部骨灰罐,只得勉強用一間低矮平房,作為六百餘位安息者的暫厝地;而那時的經營團隊又無經費繼續興建主館,即將面臨二次撤照與土地被政府徵收的命運。夫家長輩們得知此事更加不諒解,黃媽媽也只能默默承受指責,帶著兩個女兒流淚禱告,她們不作爭辯,只求主成為她們家的依靠,翻轉這個家族。

後來,振寬弟兄帶了全新團隊同工來重新建造天品山莊,並蒙神祝福奇蹟似地取得全部合法證照。黃爸爸遺骸,終於可從小平房移置全新美麗的花牆。在黃家姐妹前來更換權狀及移厝這天,振寬弟兄親自為兩姐妹拍照,他們在爸爸的墓碑前拍了幾張珍貴的照片,這是值得紀念的,因為爸爸家人的怒氣,已稍稍緩和下來,看到了天品山莊的改變,終於不再揚言將黃爸爸移去其他混合宗教墓園。如今,黃媽媽長年以來緊繃的婆媳關係,慢慢在主愛的手裡重新燃起和合一的希望。

黃媽媽和黃家姐妹這一家人的故事還在寫下去,或許有這麼一天,透過天品山莊這個器皿凝聚家族人的向心力,福音在黃家還會發揮更大的影響力,使人人在主裡合一,祝福黃媽媽和黃家姐妹。

●本文經當事人同意以真實照片刊出。

【天品故事館】生父的愛帶出天父的愛,廖家最美的禮物

晴朗微熱的中午,一台休旅車緩緩駛向天品山莊彩虹館前停下,首先下車的是手捧父親骨灰罐的廖家大女兒,廖媽媽和兩個妹妹跟著下車。天品山莊為廖家人臨時在地下室安排了一個暫厝區,在同工引導下,她們將父親的骨灰罐先暫放於這裡,因為她們還在為父親挑選最終的安身之處,也就是二樓天堂園的塔位,可能還要過幾天才會定案。

廖爸爸出身雲林,已離世八年。原本還不認識耶穌的廖家人,過得幸福快樂,甚至覺得眼前的快樂就是生活的全部,直到父親病了,她們才意識到人生沒有什麼幸福是絕對不變的。陪伴父親走到了人生的盡頭,三個女兒對許多未知之事充滿不解,更對父親不捨而悲痛萬分。那年,她們為父親舉行了傳統佛道教儀式喪禮,但無論眼淚再怎樣流、經再怎樣唸、手中的香再怎樣拜,蓮花再怎樣折,都喚不回父親慈愛的手。父親下葬雲林後,廖家大姐積極從各樣宗教裡尋找生命的答案,但就算拜很大,還是沒有一個宗教能告訴她爸爸到底「輪迴」去哪,就像斷了線的風箏,再也沒有指望。

幾年後的一天,廖媽媽不慎從樓梯上跌下,因撞擊頭部造成血塊,不但危險而且意識非常混亂,甚至不知否復原。面臨母親這樣的狀況、孩子、家庭、事業和許多的難題同時襲來,廖家大姐陷入極大的壓力之中,她覺得自己彷彿又回到當年剛發現父親癌末的那段日子,但現在她還是沒有做好面臨困難的準備,每天除了哭,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傳統宗教她試過了,爸爸還是走了而且走去哪也不知道。這時有位還未受洗但已穩定慕道聚會的朋友,送了她一本《滿福寶》禱告手冊,從嘗試的心態下進行了人生第一次禱告,神奇妙地醫治了她的母親,六天前還用擔架抬進醫院,六天後什麼手術也沒做,血塊卻自己消失,廖媽媽奇蹟地自己步行出院,這件事使廖家人有了蒙恩的確據。那一天,全家人首次坐在一起禱告感恩,不久後三個女兒及媽媽相繼在新店行道會受洗歸入主名。

由於父親當初是下葬於公墓,七年後一定要遷走,她們也很早就在為爸爸遷葬做預備,但到處去看都沒有一處滿意,事實上究竟哪裡不滿意,她們一時也說不上來。直到受洗後,她們才想到或許找一個沒有宗教混雜的墓園是目標。但由於媽媽同時還希望是室內不受風吹日曬的環境,但在台灣,基督教墓園都只有戶外西式墓園。感謝主,還好有天品山莊的彩虹館,因為這裡完全吻合她們的需求,單一信仰、塔位在室內,廖媽媽和女兒們為廖爸爸肉身找到了最終的居所。「那天真的很謝謝振寬董事長,因為從雲林這麼遠遷葬上來,中間也會有家人們對遷葬想法的不確定性,但振寬弟兄平日這麼忙,竟然熱心為我們跟著下雲林一趟服事,媽媽說看到振寬董事長來就安心了。」廖家大姐非常感謝地說。

為廖爸爸選定了塔位後,她們很慎重地邀請了教會牧師到家中,進行祖宗牌位除偶與潔淨禱告,因基督裡那些物品已不再有意義。她們在彩虹館的二樓敬拜廳,準備了蛋糕與點心,為爸爸舉行了安厝與追思Party,滿心歡喜地將爸爸安放在天品山莊。雖然三個女兒們,暫時不再能享受肉身父親的愛,但父親肉身的離去卻帶來了天父更大的愛,是一個為世人死在十字架上、永遠脫離罪惡的愛。追思會上,姐妹們不再有當年那種哭斷腸的悲傷,取而代之的是喜樂與盼望。

「主耶穌,謝謝祢藉著爸爸而送給我們這份在永恆裡最美好的禮物!」廖家姐妹們同心禱告感謝地說。

【天品愛報報】艾波索 吳弟兄參訪天品

今天上午天品山莊來了一位「艾波索」的吳金龍弟兄,受邀上遍過各大電視節目、在美食圈極負盛名的黑金磚蛋糕,就是金龍弟兄一手研發,而透過黑金磚傳遞福音,也是金龍弟兄最大的期望,因為艾波索Aposo就是源自聖經的「使徒」之意。

振寬弟兄特別從外趕回天品山莊接待金龍弟兄,為他導覽。兩人都在同一個教會委身,年紀也相仿,同樣年輕有為。金龍弟兄過去曾與小編提到他希望推出福音蛋糕,讓人從中看到神的恩典;而振寬弟兄也期望天品山莊成為福音延續的器皿,讓福音不因肉體的消逝而停止傳遞,未信主家人能因天品山莊的服事而接觸神的救恩。兩人擅長領域各不相同,但領受同樣的大使命,如今都成為主耶穌的職場見證。

求主繼續使用黑金磚蛋糕、使用天品山莊,讓福音的種子透過這兩位傑出弟兄的服事帶給更多人,阿們(誠心所願之意)。

【天品故事館】甘心樂意揮汗服事主──華姐

早年將親人安置在天品山莊的家人們,對「華姐」一定不陌生,華姐在天品已經度過第十個年頭了,對這裡的一切瞭若指掌,她和許多來到天品山莊家屬的關係,早已不是接待人員與客戶,而是一家人的關係。

華姐平時負責園區內的花草維護和整理,兩個孩子雖然都已成年,但個性堅毅的華姐,還是希望透過自己的雙手領受從神而來的恩典。無論颳風下雨、酷暑寒流,華姐那巾幗不讓鬚眉的衝勁和責任感,讓董事長振寬弟兄對她倚重有加,所以即使前經營團隊到最後,已積欠了華姐不少薪水,振寬弟兄接手後寧可代為支付,也要留下華姐繼續一起為主做工。

天品同工們最喜歡喝華姐煮的「黯然銷魂湯(其實只是竹筍雞湯啦)」,有時下班後大家在園區烤肉時,華姐總會為同工們燉上這麼一鍋,她不用高貴的食材,卻堅持健康和美味。據一位曾受邀擔任美食部落格寫手的同工表示,華姐的雞湯看似樸實無華,實則充滿了愛在當中,讓人喝了還想再喝,雖然裡面沒有洋蔥,但就是滿滿愛的一鍋雞湯。相信許多常和華姐一起在園區裡聚餐的家人們,都喝過她所烹調的雞湯,也對華姐的服事充滿了感動。

「最辛苦的事喔!其實哪有不辛苦的工作?但要說到最辛苦的,應該是把全部骨灰罐從地底下搬出來那次吧!」被問起最辛苦的一件工作時,華姐回憶道。

就像一些不合法的私人墓園,有些安葬方式並不符合法令標準,振寬弟兄接手經營之前的天品山莊就是如此。當時政府勒令前經營團隊,必需將六百餘個骨灰罐從「地面下」移置「地面上」,這不但造成家屬困擾,也打擾了安息者的長眠。而且當華姐敲開地面下每格放置骨灰罐的水泥槽時,發現因排水設計不當,許多骨灰罐竟泡在水裡!華姐只好逐一取出檢查,烘乾數百個骨灰罐內外後,將它們全都移至暫厝區。一年後,神奇妙地帶領了李振寬弟兄來接手天品山莊,他聘請專家重新設計排水和典雅的花牆區,使安息者們的遺骸才有了最好的收納空間,再也不會受到風吹日曬雨淋或浸水。說到這裡,華姐對新團隊充滿了感謝,因為她與家屬們感同身受。

戴上遮陽帽,華姐笑著繼續走回草皮揮汗工作了。感謝主,天品山莊有這樣一位如同親人般的同工,相信華姐的服事,必被神大大紀念。

【天品故事館】說好的幸福,還在….

鄒弟兄,天品山莊的常客,平均一兩個禮拜,就會自行駕車從中壢來到三峽天品山莊,追思愛妻。

鄒弟兄和妻子何姐妹原是高中同學,也進了同一所大學,高中畢業後他們就開始交往,在鄒弟兄退伍後,恩愛的兩人隨即步入婚姻,很快地有了孩子,雖然這麼年輕就共組家庭,但也是平順快樂。何姐妹的父親是位中醫師,從懂事以來,她就幫忙於家裡的事業,偶然有人對她傳福音,心裡也有感動,卻一直沒有時間真正踏進教會。

四年前,當一切生活看似完美,何姐妹卻病倒了,但神的意念總是高過人的意念,這時候的她,反而有時間踏進教會親近神。慕道後不久,她與丈夫帶著兒子元元,全家一起受洗歸入主名,甚至她的父親及哥哥也受了洗,從何姐妹開始,這個家族成為神所祝福的家族。然而,何姐妹身體的病痛,年輕的夫妻當然也有過埋怨,但最終更願意選擇順服,靠著禱告與神的安慰,走過一次次療程。何姐妹開始為自己尋找身後的去處,她並不是因自己生病才這麼做,即使沒有生病,這對樂觀且沒有忌諱的夫妻,同樣會為自己預備。但何姐妹還沒看到自己中意的地方,神就使她息了地上的勞苦、使她安睡,帶她回到了天家。在一位浸信會牧師的談話中,鄒弟兄知道了天品山莊。「我相信她一定會喜歡這裡,這裡到處都聽得到詩歌,整個環境也舒服。很感謝振寬董事長,提供了這麼好的地方。」在自己生日這天,鄒弟兄一點哽咽中帶著更多感謝說著。他並不是屬世的放不下,而是捨不得那說好的幸福….

鄒弟兄每次來到天品追思妻子常常就是一整個下午,彷彿她還在世時那樣,很自然對妻子的骨灰罐說著家中的大小事、在骨灰罐前照著教會讀經進度讀幾段經文,知道妻子愛聽福音歌手盛曉玫的歌,來到塔位前,他也總會用手機連上Youtube播放。他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會不會違背真理,認真看待信仰的鄒弟兄,為此還請教過牧師,牧師聽完只告訴他:「如果這樣做能讓你心裡得安慰、有平安,就不用擔心旁人怎麼看,你們的感情,你們自己明白」,因此鄒弟兄在這件事上的擔憂,得著釋放。

鄒弟兄的岳父生前也在天品山莊為自己預備了塔位,數月前安息主懷後,就在女兒塔位旁。鄒弟兄對岳父充滿了感恩,因為岳父的家教,教養出一位讓人充滿懷念的好妻子。「太太離去前留了一些話給我們,她特別囑咐兒子不要為了任何事離開神,所作所為且要走在神的心意裡。我要對她說,我和兒子一定不會讓她失望」,鄒弟兄拭去眼角的淚水,肯定且充滿盼望地說著,他堅信將來在天上,他們還要共組一個永遠幸福的家。

●本文經當事人同意以真實照片刊出。

【天品故事館】說好的幸福

無論颳風或下雨、大熱天或大寒流,天品山莊的每個角落,你一定找得到一個穿著制服、戴著斗笠的六、七十歲老伯,總是提著各式各樣罕見或自製的奇特園藝工具,在園區裡四處忙碌著,他叫作「黎阿春」,天品同工們都稱他「春伯」或「ㄚ北」。

春伯直接參與了天品山莊的蛻變與成長,他參與彩虹館從無到有,也參與花牆改造和園藝的變化,對園區的許多基礎建設和硬體一切大小事,
他瞭若指掌。振寬董事長常對同工們稱讚春伯說:「天品不能沒有春伯,他是園區的長者,也是神賜給天品的重要幫手」。春伯是一個閒不下來的人,儘管家裡並不缺錢,女兒在行銷圈很有成就,他也早到了該退休的年齡,可以在家好好抱孫子了,但看著天品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他有割捨不掉的感情和責任,許多粗重的工作,他能親自帶著我們這群年輕同工捲起袖子去做,而有時跟著春伯活動了幾下,我們才真的體會春伯戶外工作的辛苦和繁重,春伯也常開玩笑說我們是「ㄠˋ少年(台語,這裡是指體力不佳的年輕人)」。春伯認識的字或許不多,但他早年的公共工程背景和經驗,讓他來到園區時成為了神的恩賜,哪裡壞了、哪裡需要調整、哪裡需要做些什麼,不需任何人說,春伯總在大家想到之前已經先主動默默完成了。颱風天,他為大家留守在園區;地震了,他立刻從三重家中飛車到園區巡視,天品山莊,不只是春伯的工作,更是他細心呵護的孩子。

感謝主,為天品山莊招聚了各樣的工人,在人看得到的地方為祂服事,也在人忽略的地方,用真正甘心樂意的喜樂為祂事奉。下次各位家人進來園區時,若看到我們這位「國寶級」的春伯,可以跟他說:「春伯,謝謝你也辛苦你」,相信他一定會用他招牌的喜樂笑容回報您喔!

2015年 卓越新聞 卓越北大行道會學青烤肉

一群卓越的年輕人,首度信心挑戰中秋墓園烤肉….哈!言重了啦!聖經說愛裡沒有懼怕,其實天品山莊本來就是一個充滿平安與喜樂的墓園,來這裡烤肉不需挑戰信心或勇氣。 卓越北大行道會近80位年輕學子勇於嘗試,在中秋節前夕來到天品山莊「開烤」,對他們而言墓園烤肉是「超酷」的體驗。本身也是該會會友的振寬弟兄認為,服事這群孩子是蒙福的,因為他自己也曾被人服事,因此他特別鼓勵天品同工們積極參與這好吃、好玩、好恩典的服事。 教會傳道同工先帶孩子們進行破冰遊戲,敬拜禱告後,立即展開一連串如火如荼的烤肉行動。過程中林慶忠牧師與林淑華師母,特別帶了牧養部同工來與孩子們同樂、用手機為孩子們拍照、錄影,牧者的愛,在此表露無遺。 特別謝謝慶忠牧師及淑華師母,肯定天品同工們在國度的事奉,給予了許多鼓勵,有牧者們的代禱支持,是天品同工們感到最幸福的事,感謝神差派了愛我們的牧人,成為我們的遮蓋,這場烤肉就在秋天涼涼的微風中順利結束。

【天品愛漂亮】齊心合力

天品山莊有許多一眼而過的戶外工程,其實可能是集合很多人的努力才有的。

這裡每天都有許多弟兄姐妹們就像小小出遊般,來到天品山莊拍照、遊玩,下次不妨多留心一下週邊景物,或許您又會發現哪些東西和上次不同了喔!(話說,小白從中午就飛來施工地附近玩耍了,但牠的其他同伴接近傍晚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