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品樂福‧Love園地】感恩節,一起學習感恩

午後
穿過攏長的車陣
走進謐靜的巷子
進入滿室飄香的麵包店

眼前擠滿了人
爭相夾取從烤盤端出還冒著熱氣的香Q麵包

靜靜躺在牆角那幅畫
與聞到的香氣有種動與靜之間的和諧

是 拾穗的路得

這一刻

才領會
因著彎下腰 放下身段撿拾來的
再卑微 再辛苦
都因烈日當空而濕透全身並滴落禾場的汗水
變得 甘美

才明白
放下身段
是 對造物主的謙卑
彎腰 是謝天

學習感恩 看見不同
世界 就會燦爛

【牧者談天品】來自龍潭活水靈糧堂魏麗蓉牧師的分享

今天的你 禱告了嗎?
禱告 可以是一句例行的話
禱告 也可以是心靈的交流
禱告 更是認識神的一種感動

那我今天不是第一次來
之前還在施工當中我就來過了
當初安息者的家人看了很多的墓園
可是呢
再這邊大人小孩都很喜歡、很平安
那安息者是一個藝術家型的孩子
我相信,我們今天再這邊
為他作安葬禮拜
覺得有和風、有草香
然後有這些小羊
然後有青草地
我相信這個環境
是安息者喜歡,也是我們大家所喜歡的
這裡有這樣的一個,神的同在
所以我覺得非常的好每個外面的場地(花牆區)
都已經被預定了
那後來家屬本來喜歡這個環境
所以他們預定原來在室內的塔位
可是他們也把這個需求提出來代禱
那就在我們的長青小組當中
這邊原本有姊妹為他們的父母親
預備好了這個位置
後來好像有一些因素沒有用到
所以他們就有這感動
就承讓出這個塔位
這個外面的場地、位子(花牆區)
所以我們也覺得神的預備
神的愛跟恩典
真的是在這件事情上
也在這個地方,也顯明
我覺得非常的感動
非常的感謝上帝

 

【天品image印象館】被神恩眷顧著

清晨,微風掠過園區遍地如蔭綠地

同工拾起駐足在門口的小小蟲子
緩步走向用心栽植的園區草地

好奇的孩子們飛也似的奔圍在小姊姊身邊
遠處他們看見小姊姊看似突兀的動作
單純的孩子們直覺的知道
一定有新奇的事

「姊姊!姊姊!好漂亮的甲蟲哦」
「姊姊!這是什麼蟲呀?好帥喔!」
「這是紅圓翅鍬形蟲呦!它迷路了!跑去門口迎賓了,我想把它放在安全的地方。」

小小的美善,小編感動莫名。

天品山莊
神恩流轉之處
其中生長的 都因奇妙的恩
默然地

那風
原來是恩典掠過
那風
原來是
恩慈經過

「我要顯我一切的恩慈,在你面前經過,宣告我的名。」
出埃及記 33:19

【天品愛報報】 政府喪葬補助為您減輕經濟負擔

當家人安息主懷,深感哀與傷悲痛之餘,還需憂心喪葬費用的張羅,不知是否讓身處小資族時代的您在經濟層面倍感負荷呢?

有鑑於此,天品山莊的同工們已做足準備,可以隨時提供您關於喪葬補助申請的最新資訊,協助失去親人的家屬分擔些許重擔,歡迎各教會弟兄姐妹們來電洽詢,洽詢電話(02)2672-8822 李弟兄。

 

【天品愛好文】最後的尊嚴

網路文章節錄修改

因各種原因,而要求醫師使出「十八般武藝」,繼續急救明明只剩最後一口氣的親人,使患者受盡痛苦,含恨以終的案例,屢見不鮮。

台灣安寧療護之母趙可式女士,在安寧療護傳愛志工培訓班中,講了多起實例。她說,有位七十三歲老太太得知自己罹患乳癌后,清楚交代後事,然後安心地接受治療。四年後,癌症復發,並轉移到肺臟、肝臟、腦部和骨骼,她自知來日無多,不但簽下「不急救」的意願書,並且交代兒孫在她離世之日,不要驚擾她,讓她好好離開。沒想到,老太太瀕臨死亡前,有個兒子聲稱在遺產問題尚未擺平,兄弟姊妹還沒取得共識前,醫師絕對不能讓她斷氣,否則就要控告醫師有醫療疏失,醫師只得依他之言「全力搶救」,經過多次電擊和心外按摩,這位老太太死前幾乎已被震得「粉身碎骨」。

另一位篤信基督教的八十九歲老人樂天知命,七十歲那年就寫好「生前預立遺囑」,希望子女在他臨終前,不要給他插管開洞,讓他安詳的返回天國。然而,真的到了他病入膏肓,多重器官衰竭之際,子女擔心被鄰居批評不孝,同時為了讓住美國的大哥見老爸最後一面,硬是要求醫師救到底。趙醫師說,這名老人死前意識清楚,渾身沒穿衣褲,插了十幾根管子,他沒辦法說話,幾度要自行拔掉管子,護士只好綁住他的雙手,他又用腳踢表達心中的怨憤,由於扯掉導尿管造成血尿,護士又綁住他的雙腳,結果他被五花大綁地躺在加護病房,躺了兩星期,不斷流淚。最後長子總算趕回台灣,但是任憑所有子女聲聲呼喚,老人轉頭閉眼,硬是連看都不看,在無聲的抗議下,咽下最後一口氣。

更離譜的是,有另一位老人已屆彌留狀態,子女請相士算命,相士竟說老人如果在某月某日前死亡,家道會衰敗,後人會貧窮,於是子女拜託醫師無論如何不能讓老人死。結果,這名老人經過十幾次急救,光是強心針就打了一千多支,護士打到手軟,拖過相士講的那一天,子女終於同意醫護人員拔掉老人身上所有管子,讓他安息。

趙可式說, 這些悲劇絕不是個案,全台各醫院每天都在上演。有一名四十二歲婦人罹患卵巢癌,癌細胞嚴重擴散,她丈夫懇求醫師非得救她一命不可,因為三個孩子還小,不能沒有媽媽。當她呼吸停止時,醫師努力替她施行心肺復甦術,但急救無效。她丈夫進入病房一看,只見愛妻滿臉滿枕頭都是血,嘴裡插了一根很粗的管子,口角沾著血,眼角的淚也沾濕了枕巾,他抱著妻子狂喊:「你們對她做了什麼?」當他獲悉是急救的結果,心中大慟,連連捶胸哭嚎說:「我對不起妳!我對不起妳!」

趙可式說,她每次看到這種情形就感慨萬千,甚至有的病人根本就已經死了,只不過靠著人工呼吸器,胸部仍有起伏,其實腳底板早就出現屍斑,醫師往往宣布死亡不到一小時,屍臭就透出來了。

她表示,這種悲劇可以說是「四輸」:
一、病人方面不得善終;
二、家屬方面事後愧疚;
三、醫師方面在醫療糾紛的陰影下,無奈為之,違反了醫界倫理。
四、社會方面,每年因此耗費的健保資源更是難以計數。

父母配偶子女等親人,都是至親實難割捨,能救一定要救,可是無救卻硬要浪費資源,狠心讓親人受罪痛苦「因在加護病房,故親人幾乎看不到」。

人要有慈心,千萬別被愚心蒙蔽而眛著良心,讓親人有一點最後的尊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