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品愛報報】 政府喪葬補助為您減輕經濟負擔

當家人安息主懷,深感哀與傷悲痛之餘,還需憂心喪葬費用的張羅,不知是否讓身處小資族時代的您在經濟層面倍感負荷呢?

有鑑於此,天品山莊的同工們已做足準備,可以隨時提供您關於喪葬補助申請的最新資訊,協助失去親人的家屬分擔些許重擔,歡迎各教會弟兄姐妹們來電洽詢,洽詢電話(02)2672-8822 李弟兄。

 

【天品愛好文】最後的尊嚴

網路文章節錄修改

因各種原因,而要求醫師使出「十八般武藝」,繼續急救明明只剩最後一口氣的親人,使患者受盡痛苦,含恨以終的案例,屢見不鮮。

台灣安寧療護之母趙可式女士,在安寧療護傳愛志工培訓班中,講了多起實例。她說,有位七十三歲老太太得知自己罹患乳癌后,清楚交代後事,然後安心地接受治療。四年後,癌症復發,並轉移到肺臟、肝臟、腦部和骨骼,她自知來日無多,不但簽下「不急救」的意願書,並且交代兒孫在她離世之日,不要驚擾她,讓她好好離開。沒想到,老太太瀕臨死亡前,有個兒子聲稱在遺產問題尚未擺平,兄弟姊妹還沒取得共識前,醫師絕對不能讓她斷氣,否則就要控告醫師有醫療疏失,醫師只得依他之言「全力搶救」,經過多次電擊和心外按摩,這位老太太死前幾乎已被震得「粉身碎骨」。

另一位篤信基督教的八十九歲老人樂天知命,七十歲那年就寫好「生前預立遺囑」,希望子女在他臨終前,不要給他插管開洞,讓他安詳的返回天國。然而,真的到了他病入膏肓,多重器官衰竭之際,子女擔心被鄰居批評不孝,同時為了讓住美國的大哥見老爸最後一面,硬是要求醫師救到底。趙醫師說,這名老人死前意識清楚,渾身沒穿衣褲,插了十幾根管子,他沒辦法說話,幾度要自行拔掉管子,護士只好綁住他的雙手,他又用腳踢表達心中的怨憤,由於扯掉導尿管造成血尿,護士又綁住他的雙腳,結果他被五花大綁地躺在加護病房,躺了兩星期,不斷流淚。最後長子總算趕回台灣,但是任憑所有子女聲聲呼喚,老人轉頭閉眼,硬是連看都不看,在無聲的抗議下,咽下最後一口氣。

更離譜的是,有另一位老人已屆彌留狀態,子女請相士算命,相士竟說老人如果在某月某日前死亡,家道會衰敗,後人會貧窮,於是子女拜託醫師無論如何不能讓老人死。結果,這名老人經過十幾次急救,光是強心針就打了一千多支,護士打到手軟,拖過相士講的那一天,子女終於同意醫護人員拔掉老人身上所有管子,讓他安息。

趙可式說, 這些悲劇絕不是個案,全台各醫院每天都在上演。有一名四十二歲婦人罹患卵巢癌,癌細胞嚴重擴散,她丈夫懇求醫師非得救她一命不可,因為三個孩子還小,不能沒有媽媽。當她呼吸停止時,醫師努力替她施行心肺復甦術,但急救無效。她丈夫進入病房一看,只見愛妻滿臉滿枕頭都是血,嘴裡插了一根很粗的管子,口角沾著血,眼角的淚也沾濕了枕巾,他抱著妻子狂喊:「你們對她做了什麼?」當他獲悉是急救的結果,心中大慟,連連捶胸哭嚎說:「我對不起妳!我對不起妳!」

趙可式說,她每次看到這種情形就感慨萬千,甚至有的病人根本就已經死了,只不過靠著人工呼吸器,胸部仍有起伏,其實腳底板早就出現屍斑,醫師往往宣布死亡不到一小時,屍臭就透出來了。

她表示,這種悲劇可以說是「四輸」:
一、病人方面不得善終;
二、家屬方面事後愧疚;
三、醫師方面在醫療糾紛的陰影下,無奈為之,違反了醫界倫理。
四、社會方面,每年因此耗費的健保資源更是難以計數。

父母配偶子女等親人,都是至親實難割捨,能救一定要救,可是無救卻硬要浪費資源,狠心讓親人受罪痛苦「因在加護病房,故親人幾乎看不到」。

人要有慈心,千萬別被愚心蒙蔽而眛著良心,讓親人有一點最後的尊嚴吧!

【天品愛報報】資深藝人孫伯堅牧師安居天品山莊

六七零年代與妻子黃小冬發行過多張黑膠大碟的資深藝人孫伯堅,空軍藍天藝工隊出身,前半生曾與妻子黃小冬創立「小冬綜合藝術團」紅極一時,賺進大把鈔票;但後半生卻與妻子雙雙成為牧師,創辦「號角福音綜合藝術團」,盡心為神國度宣揚,30多年超過六千場佈道,因他們的事奉受洗歸主者不計其數。

孫牧師上月安息主懷,今天10/8上午在天品山莊所舉行的安息禮拜上,孫牧師親自用自己的一生為主證道,讓許人看到「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且在神沒有難成的事。

 

報導全文:孫伯堅牧師追思 世上最後一場佈道